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岔路之少女淩辱

岔路之少女淩辱

〈序

  低头瞄了一下手錶,时间是深夜一点二十分,一样的时间,一样一事无成的
我,一样经过这个岔路口。

  右边那条窄巷的路灯已经故障好几个月了,政府似乎没有要维修的打算。从
这个分岔路口望向去,细细长长的巷子延伸到远方,因为太过阴暗看不到尽头。

  毫无理由地,我逕自转向那条巷子里,这条路不只阴暗,而且对于回家也不
是近路,也许只是想要有一点点生活上的改变吧。其实我并非没有走过这条路,
曾经在白天路过这条巷子,是一条大约三、四百公尺的巷子,左右两侧似乎是改
建区,都是破旧或荒废的房屋,现在都被不明人士佔领(我想都是一些游民或流
氓之辈),在中间会路过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园,似乎是设计给儿童的游乐公园,
但那次没看到半个儿童,可想而知,没有人会让小孩来这种地方。

  我走到一半就后悔了,明明知道这是龙蛇杂处的鬼地方,还不怕死走这条巷
子,只是再盘算一下,我是个男人,那些游民流氓能对我怎样,顶多是抢劫我吧,
我身上就剩这块塑胶錶值个几块钱,说不定还比他们穷呢,要抢就来抢吧。

  不自觉间加快了脚步,远远看到前方有个娇小的身影,心里有点讶异,是不
是走失了?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个少女,年纪大概十四、十五岁,长得相当可爱,
一头俏丽的中短髮,水灵的汪汪大眼,淡粉色的小嘴,微微隆起的胸部,目视身
高只到我的胸膛,那大概只有140公分左右,非常娇小。

  「小妹妹,你怎幺会在这里?」我带着疑惑。

  「……」少女没有回应,但她轻轻咬着嘴唇,美丽的双眼左顾右盼地,很明
显她正焦急地思考要不要回答。

  这种情况下我是应该报警的,可是我的手机被我拿去当掉了,用来当成上个
月的餐费。现在没有办法,也许我该亲自送她回家吧,这四周离热闹的地区至少
有两到三公里,还有很多不明的人士出没,放任她在这边肯定相当危险。

  「小妹妹,你一个人待在这边很危险的,你知道你家住址吗?我带你回去吧。」
我释出善意。

  「不知道。」少女低下头回答。

  「那这样吧,这边真的很危险,我先带你到最近的警察局。」我试着带她离
开这鬼地方。

  「啊……不用了,真的。」少女语带焦急地回答。

  我察觉到一点异状,从她的回答来看,少女应该不是走失,也许我该直接离
开,毕竟我连自己都顾不好了。

  在思考的时候,仔细看着少女,明明是寒冷的夜晚,但她似乎流了一点汗,
小小的胸膛些微起伏着,可以听到她细微的呼吸声,可爱的脸上泛着一点红晕。

  「小妹妹,你……」话还没讲完,只感到后脑一阵剧痛,头晕目眩,我随即
晕了过去。

                〈一〉

  刚醒来就感到后脑还未退去的疼痛,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成群的人聚集在
前面,而且每个人都没穿衣服,我试着起身,发现双手被死死地绑在后面的柱子
上。环顾四周,破旧掉落的砖瓦,布满灰尘的地板,这里似乎是某间废弃的房屋。

  我很快就认清发生了什幺事,这群游民完全没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全部站
在破弃房屋的中间,围着刚刚那甜美的少女,而她的制服已经被扯烂撕碎丢弃在
角落,娇小的身躯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内裤。

  「这婊子还真他妈的贱,都还没肏她就已经开始发情了。」瘦子伸长舌头舔
着少女的乳房,他布满黄垢的牙齿也轻轻咬着少女的美乳,少女似乎有点吃痛地
发出阵阵娇喘。

  这瘦子全身髒兮兮地,从头到脚几乎没什幺肉,但胯下那东西却挺惊人的,
又粗又长,垂下来目测就有20公分左右,不禁令人怀疑是不是全部养分都跑到
那去了。

  周围十数个游民跟着围来过来,其中一个游民将少女的内裤脱了下了,一丝
黏稠的透明爱液黏着内裤及少女光滑无毛的私处,游民见状都淫笑了起来。少女
双颊泛着羞涩的潮红,双眼紧紧的闭着,似乎感到相当羞耻。

  「嗯……嗯……」少女双唇微张,发出娇淫的喘息声,呼吸渐渐急促,小巧
的乳房随着呼吸而轻微起伏,彷彿对週遭雄性生物发出交配的讯号。週遭游民将
那未成熟的蜜穴用手指扳开,露出小小阴蒂和粉红色的阴肉,以及如豆子般大小
的阴穴入口。

  「臭婊子,是不是很想要被肏. 」瘦子说道。週遭的游民们开始对着少女的
娇躯上下其手,他们一个个身上布满汙垢,每当抓捏过少女白洁的肌肤,就留下
骯髒灰黄色的抓痕。

  「你这只小母狗,先帮我们大家弄乾净吧,喀喀。」瘦子将那骯髒的阴茎皮
给向后翻,龟头沟里满满的灰黄色汙垢,羞辱地将阴茎打在少女小脸上。

  少女羞涩地看着眼前满是汙垢的阴茎,异味从我这里都闻得到。少女只犹豫
了几秒,便舔了起来,她先将马眼上透明的爱液舔净,再接着把龟头沟厚厚的黄
垢舔掉。

  周围的游民们见状一个个围了上来,只是这次没有像瘦子一样让少女服务,
而是个个粗暴地将阴茎塞入少女的小嘴里,有的还忍不住射精在少女的喉咙里,
少女还来不及咳嗽就被下一根无比骯髒的阴茎插入小嘴,那汙垢程度甚至令我怀
疑是不是故意弄上去的。

  瘦子将手指插入少女极小的蜜穴内,那瘦子的手指和他的身材一样细瘦,但
却也够塞满少女未发育的阴道。少女相当吃痛地发出「噢」的声音。

  「这婊子还是处女,喀喀喀,今天绝对把你肏到合不起腿走不了路。」瘦子
一把就把少女抱起,并把少女放到地上形成传教士体位,虽然瘦子体型瘦弱,但
对于少女那无比娇小的体型,还是可以轻而以举的抱起。

  少女脸颊、身躯都泛着红晕,双腿间光滑无毛的阴户微微张开,汪汪的双眼
紧盯着瘦子粗壮的阴茎,娇小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少女无法掩饰她的紧张。

  那瘦子的阴茎就算以黑人的标準来讲都算粗长,目测至少有20公分长,粗
度将近有饮料罐的粗细,上头长满噁心的小肉瘤,我有点担心少女是否真能承受
那巨物的侵入。

  「…请……温柔一点……」少女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说着,那娇柔的声音肯定
无法让瘦子和周围游民真的对她温柔一点,我相信只会造成反效果。

  瘦子完全没有在意少女的感受,硬是直接把巨大的阴茎塞入少女的小穴,然
后用尽全力抓着少女的细腰挺到最深处,力度之大激出了一声「啪」,我无法分
辨是瘦子鼓胀的睾丸撞击少女小而圆嫩双臀的撞击声,还是少女那未经人事的幼
穴被撕裂的声音。

  「……啊!」少女来不及防备这痛楚,反射般地尖叫一声。原来两片细薄的
阴唇被极限地撑开,向週遭逐渐拉伸,交合处开始流出处血,把瘦子粗壮的肉棒
染成鲜红色。少女紧紧咬着下唇,双眼紧闭,冷汗从晕红的脸颊流下,似乎一点
都没有享受到性爱,只有大量的痛楚。

  「…好痛……慢点……」少女再也忍受不住,但瘦子一点也不理会她的哀求。

  「妈的…这婊子有够紧的。」少女未曾开发过的小穴紧紧嵌住瘦子的肉棒,
阴道内每层皱褶挤压着瘦子粗壮的阴茎,形成极大的压力,每当瘦子抽插都会发
出「啾」的淫秽声响。

  瘦子每次抽插硬是要将整根阴茎给塞入少女身体内。但瘦子的阴茎起码有2
0公分长,而少女的未成熟的阴道至多10公分,每当瘦子硬是插入,巨大冲力
将龟头前端撞进子宫颈内,再压迫子宫整个向上顶,每次都疼得少女整个身躯随
着龟头弓起。

  「……真的…很痛……拔出去……」少女多次哀求。但以我这旁观者的角度
显然不是好方法,瘦子的阴茎粗壮的犹如饮料罐一般,每次往后抽都把少女阴道
内粉红色的嫩肉给拉扯出来一些,一往前顶又以捅破子宫的气势将整根粗长的阴
茎塞入少女小穴,那深度龟头大概都进到子宫内了,每次抽插伴随着「啵」一声
类似开罐器的声音,显然是龟头沟卡进子宫口后又用力抽出的声响。要是瘦子一
发狠把阴茎完全抽出,我真担心少女娇弱的阴道和子宫整个被拉扯出来,这是会
出人命的,只能等待瘦子发洩完兽慾,让阴茎在少女的蜜穴内软化了。

  瘦子下体激烈的摧残着少女未成熟的蜜穴,而上半身也没闲着,双手极其粗
暴地抓揉着少女的微微隆起的乳房,力度大到手指都嵌入少女幼嫩的肌肤,原本
白皙的乳房被蹂躏的多处红肿、瘀青。瘦子丑陋的脸孔伴随令人厌恶的「喀喀」

  笑声,用极其龌龊的姿态舔遍少女的娇躯,又不时强硬地舌吻少女,将自己
噁心的灰黄色唾液流进少女娇柔的樱红小嘴内。

  少女从头到尾没有发出女性性交应有的愉悦呻吟,只能勉强听到少女细微地
发出「呜…呜…」的痛苦声音。瘦子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气宇轩昂的驾
驭着底下娇弱小巧的少女。而少女俏丽脸庞挂满泪痕及口水,伴随数秒一次的剧
烈颤抖,无法反抗地承受瘦子的兽慾。这样粗暴的性爱对于任何女人都是折磨,
何况是这未成熟的少女。

  少女娇弱的身躯多次因为痛楚而导致的触电般地颤抖。每当少女哀求,瘦子
便更加粗暴,如同野兽一般要命地抽插。少女只能祈求瘦子可以赶快完事。可惜
瘦子不仅下体惊人,续战力和体力也是令人瞠目结舌,数十分钟过去瘦子仍然没
有射精的迹象,抽插的频率不减反增,少女原本光滑而嫩白的阴处早已红肿,嵌
住瘦子粗壮阴茎的小穴口多处破皮,可爱而纯真的脸上失去容光,一双水灵的双
眼早已涣散,俏发因为汗珠淩乱地贴在布满潮红的双颊,令人颇为心疼,但这丝
毫无法引起瘦子任何怜悯。

  「肏死你!」又半小时过去,瘦子突然将少女给倒立起,由上而下地用力插
入,把龟头牢牢地顶在子宫颈上,马眼直接在子宫内射精,瘦子已经几个月不手
淫也没有射精,储蓄在体内几乎源源不绝的精液在这时全部涌出,先是射出乳白
色的新鲜液状精液,喷射在少女柔弱的子宫底部,强烈地撞击感和灼热感让少女
的娇躯猛烈地颤抖起来,少女娇小的子宫逐渐被精液灌满,蜜穴幼腔紧密的压力
而发出「噗滋」的声音,射了几十秒后连同囤积数月的黄白色块状精液也一同射
出,腥臭的黄白色块状精液极为浓稠而黏密,恰巧堵住了少女的子宫口,最后瘦
子将阴茎由后往前挤,挤出最后一点精液抹在少女的翘臀,那精液呈现黄色固态
状,简直跟乳酪没两样。

  瘦子甩甩阴茎之后,便把少女一脚踢倒。少女倒在地上,却没有半滴精液流
出,看来那些极其腥臭的浊黄色精液会永远留在少女子宫内,直到被少女子宫所
吸收。

  少女似乎已经神智不清了,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大腿之间被黄白色精液
和红色的处血混成一片狼藉。我暗自担心着少女柔弱的身体,瘦子说得没错,依
照少女现在的状况,没有休息个七天八天是不可能正常走路了。

  週遭的游民见状全部围了上来,他们的眼睛都似乎睁得要冒出血来,露出要
肏死这少女才肯罢休的神情。由于看完刚才瘦子淩辱少女的情景,每个游民的阴
茎都早已完全勃起。我才发现这群游民们一个个下体惊人,和瘦子相比几乎有过
之而无不及。有的形状扭曲丑陋,有的上面长满一颗颗肉瘤,但都有一个共通的
特点—无比粗长。

  「嘻嘻,不如来比赛,看谁让这母狗受精。」其中一位游民龌龊的笑了起来。

  「那肯定是我赢啦,你妈的,老子已经累积一个月了,就是为了让这些婊子
怀老子的种。」另一位游民不屑地回应。

  「吃屎吧你,你爹我每次干女人每次受孕,这次还禁慾两个月,还不让这臭
婊子生个三胞胎。」又一位游民呛声。

  「你们都甭争,老子每天吃海鲜蛋白质,还把屌绑起来三个月一滴精液都没
出来,保证是老子的种。」一位全身髒得不可思议的游民开口。

  我在一旁听得惊心,这少女才经历第一次,而且是那幺惨烈的第一次,娇小
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要是真再被这群游民给轮流上,那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恐怖
的后果。

  这群游民争先恐后的扑向少女,第一个抓到少女的游民立刻从后面抬起少女
浑圆的美臀,用力地开始抽插。

  「死婊子,绝对是我让你怀孕。」游民用尽全力的抽插,好像要把少女肏死
一样,粗壮的阴茎像打桩机一样摧残着少女的蜜穴,其他游民看到少女蜜穴被佔
据,只好硬把少女小嘴撑开抽插,有的则在一旁準备要抢当下一个射在少女子宫
内的人。

  少女和游民的交合处一直发出「噗滋」的淫蕩声响,每个游民的眼神都极为
兇残,失去理智般地疯狂抽插,每次都将少女的阴唇插入阴道内,拔出时再整个
翻出,下体黄浊的精液都被操成泡沫状。

  「……让我……休息一下…拜託……」少女开始苦苦地哀求,但每个游民早
已变成野兽,除了令少女受孕之外没有别的目标,我也才发现这些游民不是说大
话。他们每个都将马眼插进少女子宫才肯开始射精,每个射精都有一分钟左右,
直到后面的游民忍无可忍把还在射精的游民推开,才把剩下浓稠的黄白色精液射
在少女的娇躯上。

  「…好撑…好痛…让精液……流出去一些…」少女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哀求。

  我这才发现比起游民们的射精量,从少女红肿破皮的小穴流出的精液实在很
少,应该是都在堵在子宫内了,看着少女身上浓稠块状的精液,这种陈年精液绝
对会卡在子宫内。

  看了一下錶,已经过了快三个小时,少女也从一开始哀号哀求的声音,逐渐
没有反应,我看着所有游民都肏过少女两三次,终于结束了,我衷心希望少女只
是晕过去,而不是被这群游民给肏死了。

  少女小小的子宫被灌入数十人浊黄的精液,原本平坦的小腹竟然有些微鼓起,
我不知道这群游民到底是累积了多久的精液,竟然可以浓稠到如此地步,几乎都
留在子宫内没有流出来。

                〈二〉

  忍不住喵了一眼少女,她像是坏掉的洋娃娃一样被丢在这破旧屋子的中间,
腥臭的精液味瀰漫整个屋子。

  「你们都肏完了啊?喀喀,没有把那婊子肏死吧?喀喀。」瘦子语带戏谑地
说道。但是从我听起来的口气,他可一点都没在意那少女有没有被肏死。

  看起来瘦子似乎是这帮人的老大,我正极力思考该怎幺说服他放我一马,更
好的情况是,顺道救这可怜的少女离开这淫窟。

  这群游民最缺的就是钱吧,可惜我身上一毛钱也没有,也许我把家中所有值
钱的家具变卖,还可以凑到一些钱,但还是要先说服他们放了我走。更重要的是,
那奄奄一息的少女,必须要马上送到医院……不行,这种伤势一定会被警方调查,
这群游民不可能让我送少女到医院……到底该怎幺做………

  「哈哈,这女孩儿?鬼山你确定吗?她搞不準会被你给肏死。」瘦子说。

  在我思考的同时,没注意到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家伙走了进来,这家伙一点都
没有游民的样子。

  「去你妈的,你们这群垃圾都爽完了,还怕这婊子给我肏死吗?」这个似乎
叫做鬼山的家伙回应。

  眼前这家伙少说有两百二十公分高,一百八十公斤重,剃了一个监狱标準的
平头,身上刺满了龙虎之类的刺青,全身肌肉迸的紧紧的,虎背熊腰,应该没有
多少人能挨得住这家伙一拳。更可怕的是他的阴茎,血管暴露在上面,粗度足足
有我的手臂粗,长度更是有30公分以上,大概跟马阴茎有得比,我不禁担心这
恐怖的阴茎若强行插入少女,可能会把她的子宫给捅破。

  「肏,臭死了,你们他妈是怎幺搞的!?」鬼山一把给少女抓了起来,少女
早已晕死过去,小穴严重红肿,阴唇外翻,整个小穴口都是泡沫状浊黄的精液,
清秀的脸上和微乳也都是半乾涸状的精液,娇小的身躯到处都是咬痕和瘀青。

  鬼山一巴掌打在少女脸上,少女吃痛地醒了过来,双眼视线逐渐清晰,第一
眼看到的却是鬼山胯下吓人的巨大凶器,少女先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随后马
上转变为极度恐惧的表情。

  鬼山一句话也没说,将几颗春药硬塞进少女嘴里,一只手便把少女抓了起来,
逕自将拳头大的龟头对準少女仍未恢复,红肿破皮的阴部。

  「不行……这种不可能的…」察觉到鬼山的意图,少女紧张地挥手,两只小
手细微的颤抖着。我在角落紧忍着要喊出住手的冲动,以任何人的观点都知道,
那马一般的阴茎不可能进入少女的小穴里。

  「好痛……真的不行…」少女的俏发被精液浸染,淩乱地黏在细緻的脸庞上,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紧皱着眉头,斗大的汗珠从她额头滴落下来。

  鬼山几次试着将那令人恐惧的阴茎插入少女小穴,但那木桩似的巨物只能顶
在少女幼弱的下身。鬼山完全勃起的深黑色阴茎布满血管,根部吊着两粒排球般
大小的睾丸,布满浓密黑色的阴毛,前端连结着成人拳头般大小的黑褐色龟头,
龟头上和龟头沟长满一粒粒尖锐的肉瘤,马眼口大大开着,甚至比少女的蜜穴口
还大,预示着这凶器骇人的射精量,整个生殖器模样极为恐怖,对比之下比少女
白嫩的大腿还粗。我在一旁看得如坐针毡,却又没有胆子阻止,这家伙绝对会撕
裂那可怜的少女,绝对会。

  少女试着挣扎想把鬼山推开,但可惜少女用尽力气对于鬼山来说却丝毫不受
影响。鬼山粗暴地将那恐怖的阴茎顶向少女已经红肿的阴部,但仍无法插入而只
有重重撞击到少女,少女痛的弓起身子。鬼山拳头般粗壮的龟头,虽然已经有大
量的精液做润滑,但仍然连龟头都无法进入。

  「好……痛……要裂开了……」少女发出痛苦的呻吟。数次的尝试后,鬼山
的龟头终于插进了大约两公分,少女细嫩的阴唇硬深深的被挤进阴道内,整个阴
户充血红肿,紧绷到了一个极限。少女的脚趾紧弯着可以显现她的痛楚。

  「呜…呜…好痛……会死掉…」少女突然哽泣了起来,全身细微地颤抖,呼
吸急促。少女用她细嫩的双手搥打着鬼山的胸膛,似乎在哀求他。

  「妈的,刚刚不是都没事,现在怎幺突然就不乖了,操。」鬼山对少女的反
抗似乎有点不悦,火气一上更用力地插入。鬼山全身肌肉一紧绷,布满肌肉的腰
身用力一挺,那手臂般粗壮地阴茎竟然真的进去了一半。少女因为这难以承受的
痛楚放声哭泣起来,双手像个无助的小孩一般用力捶打着鬼山。

  「干你的,臭婊子,你再反抗试试。」鬼山受不了少女的挣扎,一只手用力
掐住少女的脖子,少女不再捶打鬼山的胸膛,两只小手抓着鬼山粗壮如电线杆的
手臂,试图扳开他,但一点用都没有。

  「肏,爽死啦!」鬼山大吼一声。少女一开始窒息,小穴马上吸吮开始起来,
从阴户到子宫渐渐缩紧。从少女的身躯竟可看到一个巨大的阴茎形状,仔细观察
还可以看出鬼山恐怖阴茎的每个构造,前端那位置肯定是插进子宫了。少女痛苦
的感觉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原本早就该晕过去,却因为鬼山强喂的大量春药
而无法晕过去。

  鬼山不理会少女,每次都将阴茎抽到小穴口,又用尽全力地整根顶进少女的
花心,粉樱色的阴道嫩肉紧扣着鬼山的巨根,拉伸到极限点。每次抽出都可以看
到那巨大的阴茎把阴道跟着抽出来了一点,然后又用力地挤了回去。两人交接处
因为先前游民的大量黄浊精液而发出「啵啵」的淫秽声音。

  从远处看起来就像一只大金刚在强姦一个小女孩一样,形成强烈对比,少女
两只小手的反抗对于鬼山来说简直是空气,我深怕鬼山不会控制力道,那浑身紧
绷的爆筋肌肉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少女柔弱的颈部折断。周围已经爽完的游民看
到这激烈的情景,一个个阴茎又重新硬了起来。

  从少女腹部隆起的阴茎形状判断,龟头前端已经顶到子宫底端,还硬生生将
子宫向上压迫而起,少女娇弱的肉体除了要承受下体的疼痛,还要承受其他器官
被压迫的痛苦。

  鬼山一手掐着少女,直接把少女抓了起来,仅靠着单手和阴茎就将少女插得
双脚离地。少女脸上已经被泪水沾满,水汪的双眼涣散,但鬼山一点也不怜悯,
似乎是以少女的痛苦为乐一般,每次抽插都有要插破少女子宫的气势。我在一旁
看得是胆颤心惊。

  「呀!」鬼山巨吼一声,将他马一般粗长的阴茎抽出至剩龟头在少女的小穴
内,然后双臂全力将少女往下猛拉,搭配鬼山的熊腰猛地向前一顶,激出一声巨
响「啪」,少女的小腹突出了一个巨大的龟头陵起状,少女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击
痛得抽筋般全身颤抖了好几下。

  鬼山一手紧掐着少女的脖子,另一手悬空插着腰,少女全身的重量仅靠鬼山
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臂和鬼山粗壮的阴茎支撑,若多靠一点脖子支撑就会完全窒息,
而鬼山的阴茎已插入子宫,若靠下身支撑压迫器官的痛楚更是令少女难受。

  鬼山维持着这个姿势便没有再继续抽插,我怀疑难道这家伙真有那幺一点良
心,让这女孩休息一下吗?

  「又开始啦,喀喀,不要把这婊子的子宫给射暴啊,喀喀。」瘦子在一旁嘲
笑着,四周的游民也跟着鼓譟.

  我再仔细观察,原来他那两颗有排球般大小的睾丸正在剧烈收缩着,每次一
收缩,少女的小腹就以可见的幅度扩张了一些,少女未成熟的阴道能容纳如此庞
然巨物已经是极限,自然没有任何缝隙可以让精液漏出,鬼山全部的精液一滴不
漏的都进入少女的小子宫内。

  三分钟过去,鬼山睾丸的收缩频率依然没有减慢,惊人的射精量简直令我目
瞪口呆,但周围的那些游民似乎见怪不怪,一个个戏谑地看着这我难以置信的景
象。

  「不要再射了…已经…装不下…求你了……」少女开始哀求鬼山。已经五分
钟过去,少女的腹部已经有如怀孕五、六个月的孕妇,一般孕妇的子宫有数个月
的时间逐渐扩张,但现在这少女小小的子宫却在几分钟内被强迫扩张到孕妇般的
大小。

  鬼山洪水般的射精仍在持续,少女子宫唯一的出口已经被鬼山马一般的阴茎
给完全堵住,扩张到临界点的阴道嫩肉像麻绳一样紧紧栓着鬼山的阴茎,根本没
有任何一丝缝隙让精液漏出,少女幼嫩的子宫只能被迫不断扩张,连原本不该接
纳精液的输卵管及卵巢,都因被迫容纳这巨量的混浊精液而随着扩张。但鬼山水
柱般的射精依然继续,已经没有任何可能再容纳鬼山持续涌出的黏稠精液,我已
经预见这青春可爱的少女因为子宫破裂而死去。

  就在我担心少女的子宫真的会破裂的时候,鬼山压着少女肚皮处隆起的巨大
阴茎形状,将手用力扣住阴茎沟处,随后把阴茎使劲拔出几公分,从少女幼腔内
随即发出一声清脆地「啵」声,似乎是将龟头拔出子宫口。少女被这粗暴的动作
痛得触电般猛烈颤抖,全身弓成弯曲状,原本包覆着阴茎沟的下腹处逐渐显现出
深紫色的瘀青。鬼山并没有抽出阴茎,而是马上顶了回去,将龟头猛烈地顶在子
宫颈处,静静等待遭到扩张的子宫口收缩。

  十分钟过去,鬼山终于缓缓将阴茎抽出少女的小穴,泡沫状的精液牵成丝状
连结着鬼山的阴茎和少女的小穴。使我吃惊的是,原本预想少女子宫的精液会犹
如喷泉般的涌出,然而竟然连一滴精液都没漏出来。

  鬼山一完事,直接将少女丢落在地上,还将阴茎上残留的精液甩在少女身上,
简直比对待一个阴茎套还不如。我定睛一望鬼山的阴茎,实在是太没有真实感,
起码有40公分长,10公分的直径粗。

  少女全身一片狼藉,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经历这种不人道的淩辱,全
身上下到处是瘀青和咬痕,红晕布满双颊,秀髮被乾掉的精液黏成一块一块,细
嫩的脖子被鬼山掐出一道紫圈,幼嫩的脸及微隆起的胸都是黄白色半乾状的精液,
原本平坦的小腹隆起,子宫内满满都是块状黏稠的黄白色精液。饱受煎熬的下体
更是悽惨,处处可见破皮,小穴红肿的似乎快渗出血来,阴唇红肿外翻,原本幼
嫩细小的穴口被大大扩张还无法恢复,粉红色的阴道内布满血丝,子宫颈处呈现
暗紫色的瘀青,子宫口已经闭合,入口处布满泡沫状、块状的黄色精液,犹如强
力胶一般堵住子宫口。

  原来鬼山将龟头顶在子宫颈等待子宫口恢复,加上鬼山的精液原本就浓稠如
块状,以及先前数十个游民乾涸的黄白精液堵住了子宫口,以上种种行为使得巨
量的精液都留在少女的子宫内而没有流出。也就是说,往后至少几个星期,少女
娇小的身躯除了要忍受伤痕纍纍的痛楚,还要承受如此巨量的精液在子宫内的不
适。我不禁怀疑,这群游民是否刻意如此,以女孩的痛苦为乐。

               〈尾声〉

  「这家伙是谁?」鬼山终于注意到被绑在角落的我,我心里猛地一颤,似乎
可以预见我的下场,每一滴脑浆都用尽全力想到底该说什幺才能保住我的小命。

  「我们去找那婊子的时候看到他的,就把他打晕拖回来了。」某个游民出声。

  「做掉他。」鬼山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一点也没思考地就做出了决定,我想
我说什幺也于事无补了。

  「喀喀,妈的,你看看这小子,好像也想肏那小婊子呢,喀喀喀。」瘦子边
发出难听地笑声,边戏谑地看着我。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裤档早已高高突起,
这难以接受的犯罪行为,那少女可怜的处境,我竟然……勃起了。

  「做掉他多麻烦,喀喀,我才懒得处理尸体,看他那副贱样,让他也肏肏这
婊子,那他也算共犯了,相信他不会蠢到去报警,喀喀喀。」原本绝望的我,听
到瘦子这话,竟从内心由衷感谢起来。

  「那就这样吧。」鬼山敷衍地回应,没有看那群游民们,没有看被绑住的我,
也没有看奄奄一息的少女,逕自走了出去。

  某个游民拿着蝴蝶刀走了过来,将绑住我双手的绳子割断。我一句话也没说
就走向那少女,她已经没有意识,若不是娇小的身躯还有呼吸的些微起伏,我真
的会认为她活生生被肏死了。

  我仔细看着她的脸,多幺可爱的少女,我不顾她身上的髒汙亲吻了她粉红色
的嘴唇,然后脱下我的裤子,她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