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性虐小姐1-2

性虐小姐1-2

第一章被下药的张伶小

晚上,龙劲被张伶约到家中修理电脑。

“伶姐!量哥呢?”

“他到深圳去了,要三个月后才能回来。”

修理完电脑,龙劲和张伶来到大厅。

“喝水吧!”张伶端来两杯水。

“好。”龙劲接过水喝着。

“张妈呢?”

“张妈有事回乡下老家去了。”

“女儿呢?”

“在我妈家。”

趁张伶不注意,龙劲偷偷的把早已準备好的春药放入张伶的水杯中。毫不知情的张伶喝下了放有春药的水。两个人又聊了十几分锺。张伶好象感觉有点热似的,脱下了外套。张伶里面穿了件相当性感的白色韵律装,几乎透明得不像话,一眼就看出里面什麽都没穿,不但可以看到张伶乳房的轮廓,连乳晕都清晳可见,而大腿则是放肆的裸露出来。(太性感了……)龙劲吞了一口口水,一时愣住了。
“龙劲,有什麽事?”

“嗯……,伶姐,我……想……上……所……”

“是吗!赶紧去吧!”

当张伶转过身时,龙劲才发现韵律装的背部也露了大半,将张伶白晳的肌肤展露无遗,当张伶背对着龙劲走进去时,那肥骚淫臀还一扭一扭的,看的龙劲的小弟弟在裤裆涨的难过。

龙劲进入浴室后,因爲鸡巴已经涨大,所以根本尿不出来,但是裤子却鼓大得不像话,龙劲只好偷偷打开浴室的门,张伶正对着电视做起韵律操了。(不如偷偷的看一会吧……)

龙劲将门再推开一点,张伶两手抱胸正跟着电视上的人做动作,两颗淫美的乳房因爲过度的挤压更明显地呈现在龙劲眼前,随后张伶又将双膝跪在地上,大腿撑开开,仰躺在地上,包裹张伶的紧身衣裤已经被汗水湿透,而下体的布料更是几近透明,阴纯的轮廓明显的浮凸出来,肉缝处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再往上是一丛黑色的阴毛。张伶瞧着电视,大腿张得更开,湿透的裤裆下,更显示出肥厚的阴纯正在微微张合。龙劲忍不住地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开始掏弄肉棒。龙劲一面看着张伶舞弄妖豔的肉体,晃动淫美的豪乳,还有那雪白的淫臀,喔……,龙劲的阴茎都快搓掉一层皮了。张伶突然在外面叫龙劲,龙劲赶快穿好裤子来到外面。

“干嘛!”龙劲白了她一眼“你怎麽上那麽久?快来帮帮伶姐!”

龙劲走到大厅。

“我倒杯水给你,快来喝。”龙劲见张伶又换了件薄薄的睡衣,连乳罩都不戴,当张伶坐下来时,那睡衣连张伶的臀部都遮不住,张伶那浓密的阴毛明显的印在薄如蝉翼的底裤上。龙劲坐在张伶的对面,心里突突的跳动,忍不住往张伶大腿的根部看去,张伶似乎不知道龙劲居心,还将原本交叠的双脚放下,这一来连蜜穴都隐约可见了。“其实我很开放,平时只穿着睡衣裤在家走来晃去,而你也不必太拘束,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况且今天天气还真热,不穿得凉爽一点还真受不了,你也别介意,好吗?”

龙劲见春药似乎已经在张伶体内起了作用,便大起胆子坐到张伶的身边假装问张伶一些问题,张伶也热心的回答,龙劲眼睛盯着张伶的大乳房,还一边嗅着阵阵乳香,而张伶身上所散发出的浓厚香水味也更刺激了龙劲的欲念……龙劲见张伶越来越开放,大腿也越张越开,龙劲便将头靠近张伶的那没有上胸罩的丰乳,还用鼻子去磨蹭乳头,喝了春药的张伶并不抗拒,反而把龙劲的头紧紧按在自己那对美乳的乳沟间,龙劲伸出舌头隔着衣服舔弄张伶的双峰,一方面将手伸入衣服抚摸。

“龙劲,你这个坏小孩,怎麽可以摸你伶姐的乳房。”

龙劲见张伶不但没有生气的样子,还一副很煽情、很猥亵的表情,龙劲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放肆的说“伶姐,我可以看看你的阴道吗?”

“龙劲,你真是得寸进尺,好吧,不过你也得答应伶姐一件事。”

只要能看见张伶的性器,别说是一件,就是十件也没问题。龙劲当然答应。
张伶把龙劲带进自己的卧室后。张伶坐在大床上,把双腿张开,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要龙劲自己探索自己性器的位置!龙劲拉开了系在腰部两旁的结,将张伶的性感小裤裤揭开,当龙劲轻轻的打开张伶那件小裤子时,女人最性感、神秘的三角地带在龙劲的面前丝毫没有保留地呈现出来!一股成熟女人的特殊气味散发在房间中,龙劲趴在张伶的身前,严格地讲,应该说是趴在张伶的穴前!
龙劲试探性地用两手的拇指拨开张伶的大阴唇后,看见那美丽的穴,龙劲心里的激动更加地强烈,龙劲将脸靠了过去,那肉穴仿佛在对龙劲说∶吸我、吮我、舔吧!龙劲禁不住诱惑,将舌头伸了出去,轻轻地刮弄过张伶肥美的穴肉,张伶忍不住地呻吟了一下,并且身体也轻轻地如同起了涟漪般的微微地抖了起来。龙劲继续地舔弄,并且整张嘴都贴了上去,这时候的龙劲一边吸吮小阴唇一边还用舌头挑逗那膨胀的阴蒂,才一下子张伶那肥肉穴就流出了淫水。

“嗯……喔……嗯……”

龙劲好高兴,因爲龙劲发现春药是成功的,张伶就像是a片里面所演的一般,穴里会流出蜜汁而且也会那般风骚地叫床,所以龙劲继续舔弄下去,并且将手指也插入张伶的小穴里面,而且慢慢地龙劲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张伶的反应随着龙劲的手指数目增加而显得激烈,龙劲到最后,干脆整个手掌都插入张伶那淫骚的小穴里面,而张伶的反应也达到了最高潮,张伶的身躯就像是毛毛虫般的蠕动蜷曲,而张伶的双腿更是用力地抵着床,而让张伶的下体悬空而起,双手扯开那件可怜的睡衣,这时候的张伶已经变成了全裸的女神,呈现在龙劲的面前,但是张伶在一阵猛烈的抽搐之后,就达到高潮整个人瘫在床上。

这时候龙劲将手掌从张伶的小穴里面抽了出来,然后来到张伶的面前,看到张伶脸上带着愉悦的神情,龙劲才放心下来!

“劲弟弟,你的功夫可真厉害,伶姐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滋味了,可真是爱死你了!”

但是当张伶看见龙劲胯下那条勃起的鸡巴时,张伶心中的欲火再次燃起。
(要知道龙劲给张伶喝下的春药可以让张伶十二个小时内看见男人的阴茎就想性交。)

龙劲也很清楚其实张伶也很希望龙劲可以好好地插弄她,让张伶可以再度享受当女人的幸福!

张伶要龙劲躺下,然后张伶起来,用口含住龙劲的大龟头,然后就像是妓女那般的对龙劲!不过一般妓女的功夫远远不及张伶,张伶的舌头灵动地让龙劲不知道张伶到底有几条舌头,龙劲的鸡巴似乎就是被一个湿热的肉洞给缠住,并且还不时有舌尖会去舔弄龙劲的肉沟以及龟头,并且张伶的手指还会轻轻地揉捏龙劲的睾丸,让龙劲爽得不得了!龙劲双手抓住床单,四肢用力地伸展,龙劲终于感受到周星驰那种夸张的演出,绝对是符合龙劲现在的感受!

“嗯……嗯……嗯……”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龙劲就在张伶的口里射出浓热的精液,张伶虽然有些惊讶诧异,但是随即大口大口地将龙劲的精液吞了下去,这一刻龙劲真的爽得要上天了!

在龙劲和张伶各都达到一次高潮之后,被春药作用下的张伶建议龙劲俩先去鸳鸯戏水一番,然后再继续性爱游戏,龙劲当然是没有意见的,因爲龙劲知道今天自己一定可以满载而归。

“伶姐,你光着身子还显不出你的全部姿色来。”

“哦!劲弟,那你要伶姐怎样,才能让你满意。”

“我要你,什麽衣服都不穿。”

“伶姐,的确是光着身子的呀!”张伶在龙劲身前晃了晃赤条条的玉体。
“但,你没有穿高跟鞋。”

“好!劲弟,伶姐马上穿给你看。”

张伶转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金色的高跟鞋穿在脚上,然后站起来在龙劲面前摆出性感女模特的姿势。

“伶姐美吗?”

“美,真美,伶姐,你爲什麽穿金色的高跟鞋呢?”

“伶姐在杂志上看到的,那些妓女接客时都是穿金色高跟鞋的。”

“但伶姐不是妓女,伶姐是我的性感女神。”

“劲弟!你真好!”张伶好象有点感动,“那你让伶姐穿什麽顔色的高跟鞋呢?”

“穿乳白色的吧!更能显出你清纯的一面。

张伶换上一又乳白色的高跟鞋后,带着龙劲来到浴室。

当张伶正在弯腰测试水温的时候,龙劲发现张伶这时候的姿势,恰巧把张伶的阴户给裸露出来,而这正是狗交的最佳姿势!龙劲见机不可失,就一个箭步,沖上前去,就将那再度勃起的肉棒应生生地插进了张伶的小穴里面!虽然张伶的阴户不算紧,但是因爲张伶这时候是站着,所以双腿等于有一些帮助紧迫的功用,再加上龙劲的鸡巴也不小,所以弄起来还是很爽,而张伶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任凭龙劲的鸡巴在张伶穴里攻城掠地,恣意行爲。

龙劲双手扶着张伶那性感淫骚的美臀,大鸡巴在穴里猛烈地抽送,张伶兴奋地浪叫着,整间浴室里面充满着龙劲俩肉体的撞击以及张伶的叫声,那种淫浪的感觉令龙劲爲之疯狂,龙劲拼命地抽送,而张伶穴里的淫水沿着龙劲的鸡巴往外流,一部份沿着龙劲的大腿往下流,而另外一部份则是沿着张伶自己的大腿往下流,甚至到了最后,是滴落乳白色的高跟鞋里。

“喔……好爽……我……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过去……刘忠量……也不过一两分锺就……草草了事……哪像你……这样让人家……欲仙欲死……爽得要命……好人……喔……喔……啊……好……人家……要来了……真好……”张伶在龙劲猛烈抽送了六七百下之后,终于又丢了!但是龙劲依然不放过张伶,这时候龙劲将已经手脚瘫软的张伶拉了起来,然后当龙劲的鸡巴从张伶的小穴里面滑落出来时,龙劲看到张伶好像全身触电般的抖了几下,然后龙劲将张伶放倒在地上,两腿高举,扛在肩膀上,然后龙劲的双手抓住张伶那对雪白高挺的乳房,鸡巴再度插入张伶那已经略爲红肿的阴道里面,再度开始一段猛烈的抽送。

龙劲一边抽送,一边用力地揉搓张伶的乳房,张伶只能无力地呻吟,并且勉强地抬动下身来迎合龙劲的顶弄,龙劲知道张伶也希望可以获得更强烈的快感,所以龙劲也就拼命地抽送,由于现在的龙劲并不知道许多技巧可以同时进行来让女人更容易而且更快地达到高潮,所以龙劲只有傻傻地插弄,用最原始的方式来取悦张伶。

终于龙劲跟张伶一起在性爱的高潮中,双双地昏倒过去,等到俩人醒来的时候,是因爲浴缸里的水已经淹了出来。俩人互相擦干身子相拥着回到卧室。
“劲弟,伶姐在床上还穿高跟鞋吗?”“穿着吧!”

俩人又躺在了大床上。

“劲弟真的愿意跟我这麽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做爱?”

张伶边这麽说,边用另一支手在龙劲的鸡巴上搔着。

“伶姐,你哪儿老了?难道我刚才的话你都没听见吗?只有你,我才起性趣的。”

“劲弟,伶姐最犹豫的一点,是怕如果伶姐就这麽轻易把身子全给了你,你认爲伶姐很贱……”

“不会的,伶姐,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是最崇高,最亲蜜的。我发誓,我只爱伶姐。”

“唔,你的嘴可真甜。好吧,就相信你好了。”

龙劲的鸡巴在张伶的抚弄下又挺起来了。

张伶也察觉到龙劲下体的变化“真想不到。这麽一下子,你又涨起来了。人家说,年轻可以再来一次的。只不过,伶姐没想到你会这麽快。”

龙劲的鸡巴以坚挺的竖起,对着张伶点着头了。龟头几滴晶莹的分泌物正向张伶打招呼。

“伶姐,你看,我说的是真的吧?我就只要你,我满脑子都是你,我爱你,伶姐,我要你”

张伶大受感动,也忍不住了。

将薄被一掀。身子一翻,采狗爬姿式,将屁股翘起对着龙劲。一手后伸,将阴唇微分。微微扭着屁股,回头带着淫淫笑意对龙劲说。

“喜欢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吗?喜不喜欢伶姐的屁股?伶姐的屁眼好不好看?
如果你要,伶姐全都给你。不过,不是现在。伶姐要你把大肉棒插进伶姐的小浪穴,先给伶姐止止这阵子来的饑渴。“龙劲跪立起来,将鸡巴凑上张伶的阴唇。

张伶扶着龙劲的鸡巴,引导到肉穴入口。

龙劲向后一缩,不让张伶就这麽得逞。反而是在洞门口磨着。

“劲弟……求求你……别再挑逗伶姐了……插进来吧……来……来干我……
别磨了……求求你……给伶姐止止痒吧……来嘛……可怜可怜伶姐……来…
…我受不了了……来给伶姐止痒……“张伶可是急了。伸手想抓住龙劲的鸡巴。眼角微润,龙劲看了有些不忍。

龙劲奋力一挺,终于,龙劲进到张伶的体内了。在同时,张伶也因爲龙劲这一挺抽了一口气。

龙劲的鸡巴其实只有龟头进了去,张伶却已龇牙裂嘴,眼角的泪珠蹦了出来。
“伶姐,怎麽了,痛吗?不然,我不要进去好了。”虽然龙劲急着想把肉棒插进去,但这景象使龙劲有点慌。

“不,不……没关系……不要拔出去……伶姐的浪穴只是插得时间长了点,所以一下子受不了你的大肉棒。伶姐很快乐,所以才会掉眼泪的。你轻点慢慢来就好了,来…再来…进来……”

于是龙劲缓缓的将肉棒往里塞。张伶的小嘴大张,大口的换着气。

“哦…好…好爽……来…来……哦……”

龙劲的鸡巴进去了三分之二就再也挺不进去了。

龙劲就这麽磨着,享受肉壁紧密的将龙劲的鸡巴包围着。

“好…好劲弟……现…现在…现在抽……抽插伶姐的贱穴……”

龙劲开始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张伶配合着龙劲的动作发出了淫蕩的呻吟声。幸好张伶家装璜时作了隔音设计,不然一定会有人来抗议的。

“嗳哟……好棒……劲弟好棒……真好……快…好……干…干伶姐的浪穴…
…小浪穴好喜欢…好高兴……喔…嗯…嗯……喔……喔……好……亲哥哥…
…好丈夫……你是伶姐的……伶姐的亲丈夫……小丈夫……干翻伶姐的浪穴……

干…

干穿…干烂小浪穴……也没关系……喔……真是美…美极了……“龙劲俯下身,贴着张伶美白的背部,伸手向下前探,握着那对乳房揉捏着。

一边努力的抽插着。张伶回首和龙劲深深的吻着。还自喉头发出“哦…哦…
…“的哼声。张伶忍不住快感,将舌与唇自龙劲口中分开,淫声浪叫”太…太美了…

…就算……就算现在让我死……哦……我也甘心……美……美……雪……雪……

爽……浪穴……浪穴太满……满足了……嗯……喔……亲丈夫……干得浪穴好爽……心…心肝…宝贝……大鸡巴…真是……太…太棒了……喔……“龙劲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张伶也配合着龙劲的动作,在龙劲挺入时将屁股迎上来。发丝淩乱,体态淫蕩,一点也无法和平日在外优雅高贵的张伶连想在一起。

“好…好…美…美……上天了……哦……好丈夫……亲丈夫……伶姐爱你…
…爱……爱大鸡巴插……哦……伶姐快死了……要去了……好…丈夫……情哥哥……浪……浪穴快……快不行了……“张伶的喘息越来越急促,龙劲的鸡巴也开始在肉穴里一涨一涨的了。张伶也察觉到,龙劲的精门要开了。更加淫蕩的扭着屁股。”来…射在浪…浪穴里……

来……劲弟……哦……我们……一起……一起上天……“龙劲奋力一挺,一股酥麻的电流由脊椎传了上来,精关再也锁不住了,一泄而出。

张伶也发出“啊…………”的一声,再也支撑不住了。

龙劲的力道使俩人都仆倒在床上,龙劲伏在张伶的背上,鸡巴插在张伶的肉穴里。龙劲的双手仍在张伶的乳房上,由后抱着张伶。阳具还在小穴里做后续的射精,张伶的手紧掐着龙劲的手臂,指甲都陷了进去。龙劲感觉到怀中的张伶也在抽着。龙劲忙问张伶怎麽了,却没有得到回答。

手被掐的死紧,龙劲探不到张伶的鼻息。于是龙劲将头靠过去……还好,张伶大概只是昏过去。龙劲轻声喊着“伶姐,伶姐,醒醒。伶姐”

许久,张伶才吁出一口气。松开紧抓着龙劲手臂的手指,爱怜的抚着掐痕。
“没事,劲弟。没事,别怕。伶姐刚刚只是爽死过去,这是女人高潮到极至的境界。你真是太棒了,所以伶姐才会这样的。”

张伶顿了口气,缓和的一下,才又说,“女人的高潮不像男人,男人到高潮,顶个几下,第一个尖峰一过,最多再几个后续较弱的尖峰,几秒锺后就过去了。
基本上,一过第一个尖峰,也就差不多了。女人就不同了,相对男人的高峰,女人则是高原,是要持续一阵子的。这时,最好的因应方式就是抵住并紧紧抱着。
“龙劲将张伶搂紧了些。伸过头去,亲了下张伶的脸颊。

张伶回过头来,和龙劲热吻。好一阵子,分开后才又说,“至于爽死过去,这伶姐也只是听说,伶姐还以爲是捏造出来的,直到今天,伶姐才知道,真是美得无法形容。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无福享受到这滋味的,伶姐真是太幸福了。”
说着,眼泪又盈眶了。

“怎麽了,伶姐,是不是我哪儿又错了”

“不,不是,伶姐是高兴。终于有幸能尝到这种滋味。要不是有你,伶姐一生可能就与此无缘。要不是你点醒伶姐,不要矜持的忍着闷着,把痛快释放出,再加上那突破礼教年龄禁忌的刺激。伶姐是无法体验这一切的,要是知道有这麽美,伶姐就该早早把身子给你的。”

龙劲的鸡巴已渐渐消退,带着白色的液体,滑出肉穴。张伶也转过身来,与龙劲面对面相望。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关键。”张伶凑到龙劲耳边“你的大肉棒。”说完便羞着把头埋入龙劲胸膛。龙劲伸手托起张伶的下巴,张伶一脸娇羞的仰望着龙劲。
龙劲低头吻住张伶的唇。张伶热烈的以舌度入龙劲口中回应着。好一阵子俩人的嘴才分开。

张伶低头往下看着龙劲那已消的鸡巴。带着精液与淫液的闪着光。于是便屈下身去,将龙劲的鸡巴舔干净。

回上身,头靠回龙劲胸膛,小手轻轻顺着。轻声说道,“真希望可以天天让劲弟的鸡巴插。”

龙劲再度托起张伶的下巴,鸡巴经过又一次张伶舌头的洗礼,在张伶小手的轻抚下,又有点蠢蠢欲动了。“伶姐,我们是夫妻,当然可以天天插啦还有啊,这会儿怎麽又叫劲弟了?”

张伶一脸疑惑,不知龙劲在说什麽。

“你刚才不是喊着,情哥哥,亲丈夫的吗?”

张伶嘤咛一声,缩回龙劲怀里,娇羞的轻捶龙劲胸膛“你坏,坏死了,取笑伶姐”

“那你是答应我可以天天插罗?”

张伶凑向龙劲耳际,“伶姐答应你。”

“你不会反悔?”

你这麽厉害,伶姐随时都愿意给你插。“说完转过身,不敢正视龙劲的眼。
龙劲的鸡巴又重新竖起,龙劲顶着张伶肉感的屁股。

“张伶,说话要算话呀,让龙劲进来吧。”张伶回头向下一瞧,轻呼,“天呀,龙劲真不敢相信。”

回头看着龙劲说,“伶姐也很想,不过,今天就饶过伶姐吧,伶姐已经没有力气了。再说,一下子来太多次会伤身的。”

“那这该怎麽办呢?”

张伶想了想,微微抬了右腿。“好吧,你就放进来吧。伶姐把它保留起来好了”

扶着龙劲的鸡巴。导入自己的阴道中。

“好了,劲弟。安份点。不要顶哦。伶姐不是不肯,伶姐是爲了你着想。等醒来有了体力,一定补偿你”

龙劲偏偏顽皮的顶了一下,“你又叫劲弟。”

伶姐被这一顶又抽了口气。“好嘛,老公。乖,我们睡觉了”张伶拉过薄被,盖住龙劲俩。偎在龙劲怀里。龙劲的左手穿过张伶脖子下方,右手握着张伶的右乳,鸡巴插在温暖的肉穴里。就这麽呈汤匙的姿势,俩人疲累的睡去。龙劲终于进到了梦寐以求,日思夜想的温柔乡……

早晨在下体的舒爽感觉中醒来。龙劲睁开眼,一时不知自己置身何处。向下一望,见张伶正在自己的鸡巴上贪婪的吹舔着。这才想起昨晚美妙的际遇,薄被仍盖在龙劲肚子上。

张伶还没有摆脱春药的控制,正在龙劲挺立的阳具上又含又吮着。这时龙劲俩在床上是呈蔔字型的,不过蔔字的一点是朝上的。也就是说,张伶侧躺着,屁股就在龙劲眼前一臂之遥。

龙劲望着张伶玉凝般的背部,柔和的胴体曲线。伸出手指,在张伶屁股沟尾端,近尾椎骨处轻轻的绕着圈。张伶嘤咛一声,扭着白晳浑圆的屁股,被呵着痒了。小嘴仍含着龙劲的阳具,微微侧头,撩起发丝,由眼角往龙劲这儿瞄。
“唔…嗯…劲弟……醒啦……”

含着阳具的小嘴从嘴角说出的话,并不是很清楚。龙劲将张伶的屁股拉了过来,张伶也配合着挪动着。伸出舌,就在屁股沟舔着。张伶忍不住笑出声来,“劲弟……不要……好痒……”

龙劲又往里舔去,一股腥味沖上脑门,昨晚淫蕩一夜残留的味道。舔着张伶紧缩的肛门。

张伶仰头离开龙劲的阳具,“喔……好……好……”

龙劲抬起张伶的右腿,移过龙劲胸前。张伶现在双脚横跨龙劲胸前,诱人的屁股就在龙劲眼下扭摆着。小口含着龙劲的阳具,“唔…啧……真大……大鸡巴……伶姐最爱了……伶姐爱劲弟的大鸡巴……”

龙劲伸出舌,舔向阴户,卷着张伶的阴唇。不时也往里伸去。

“哦……好……对……对……就这样……对……好……好……”

舌尖往小穴上那颗小小的肉豆挑着,抵着,磨着。更另张伶几乎发狂。
俩人就这样以69式,恣意的品尝彼此的性器。张伶的淫水,已流到大腿上了。
龙劲将张伶拉起,让她正面躺在床上。朝下看着这诱人的尤物。

“不要这麽盯着伶姐看,人家会害羞的。”

龙劲伏下头去,埋入那对诱人的奶子里,舔了起来。这回龙劲没有莽撞,龙劲知道,龙劲可以慢慢享用。

龙劲的舌并没有直侵乳头,反而,龙劲刻意避开。龙劲的舌在奶子上以圆周状绕着,渐渐向圆心绕去。

龙劲知道,张伶期待着龙劲将嘴吸上她的乳头。阳具就在阴唇上磨着,就是不进门。

张伶被龙劲挑得情欲高涨,轻咬着牙,恨不得龙劲马上把肉棒插进去。小手探向肉棒套着,想引导肉棒插进肉穴。龙劲慢条斯理的舔着那对美乳。在乳晕处加快绕着。

然后,像是不经意的,舌尖拂过坚挺的乳头。张伶好像被这股酥麻的电流电着了,发出“哦……”的一声。

“劲弟,你好厉害……真会挑逗……伶姐现在下面好痒,插进来给浪穴止止痒,好不好?”

张伶一手急着想把肉棒引导进来,另一手移到龙劲的嘴照顾不到的奶子上。
以指尖捏着乳头揉搓着。这下子,龙劲知道,张伶发浪了。

龙劲好整以暇,仍在洞口磨着。“不行,你叫我劲弟,我不能接受。你应该叫龙劲什麽?”

张伶急得汗也出来了,再也顾不得了。“亲丈夫……好丈夫……伶姐的好老公……伶姐求求你……把大鸡巴插进浪穴来……”

“从今住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以后对我要自称妾,你的名字我给你改了,今天先叫你”伶姐“吧。”

“好好…都依你,妾身是主人的伶姐…蕩伶姐……求…求…主人了……快插插你的伶姐吧……”

龙劲挺起鸡巴,长驱直入,捣了进去。张伶倒抽了一大口气,发出“哦……”
的一声。久久才吁出气来。

“好满…好美呀……”

龙劲并没有开始抽插,而是抵着磨了起来。享受肉棒在肉穴的温暖美感,被肉壁紧紧包着的舒爽快感。

“喔……好……好……妾身的浪穴好满…好满……主人最棒了……最……最棒了…

…“龙劲开始抽插起来,张伶也以最浪最淫蕩的方式配合着龙劲。

“嗯……好……浪……贱妾的浪穴最喜欢……喜欢被主人插……主人最棒了……大肉棒…插……插得……浪穴……好……好爽……喔……好……好……对…
…再来……再来…浪…雪……妾身的浪穴就……就是……注定要……给…主人插的……给……给主……主人的大鸡巴大鸡巴插……“龙劲用力一挺,这一次,终于尽根而入了。张伶”啊……“的轻呼一声。双手将龙劲环抱得紧紧的。
一双美腿也箍住龙劲的腰,置于龙劲的屁股上。紧紧的箍着龙劲,让龙劲动弹不得。

张伶轻声的在龙劲耳边说,“主人…别……别动……这下插……插到妾身的……子宫心……撑……撑得阴道……有点痛……”

龙劲怕就这会把这美器捣烂了。听张伶的话,停了下来。舌头一伸就往张伶的耳垂挑着。

过了一会儿,龙劲发现,张伶的屁股开始扭动,磨着肉棒。“好…主人…你真厉害……连……妾身……伶姐的耳垂……是……是性感带……都知道……”
天晓得,龙劲哪知道,误打误撞碰上了。

张伶的屁股开始上下扭动,主动的抽插肉棒,幅度越来越大。“主人…没关系了……好了……来吧……给贱妾的阴道插个够……”

龙劲听了马上继续先前的抽插,下下尽根而入。张伶的腿跨过龙劲的腰,小脚仍箍在龙劲屁股上。

“喔……好……好……浪穴要……要主人的……大……大鸡巴…来……来……干翻浪穴……浪穴要……哦……这下好……好……好爽……好爽……舒……舒服……舒服……喔……舒…舒服了……喔……太…太美了……浪…浪穴…浪穴不要活了……来…再来……用力干……干……干死浪穴……主人……你…

你真行……好……好能干……浪……浪穴好爽…爽……喔……妾……妾身……不要活了……不要活了……浪…浪…雪……浪穴好美……好爽……雪……雪……雪……喔…

…浪穴…妾身要…要主人……主人的……主人的…大鸡巴……天天……天天干浪穴…

…不…要时时干……干浪穴……一直干……一直干……浪穴……穴……
不能……不能没有……鸡巴……浪…浪穴要……要大鸡巴……要大鸡巴……
一直干……一直干……要大鸡巴……一直…一直插…一直插……插在……浪……浪穴里…

…“张伶已浪得语无伦次了,姿态淫蕩无比。视觉与听觉上的享受,加上阳具传来的舒爽快感,这一切凝聚起来,龙劲的抽插不自主的加快起来。

张伶的手指在龙劲背上乱抓着,现在开始掐着龙劲的背,嵌进肉里去。
“喔……喔……主人……主人……亲亲……亲主人……妾……身……喔…妾身快不行了……快不行了……妾身要去了……要…要去了……你也……快…快点射……射…射在妾身的阴道里…喔……”随着那一声“喔……”龙劲也使尽全力挺入肉穴里。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一股精液喷了出去,全部射进张伶的子宫里深处。

张伶的手指在龙劲背上,将龙劲拉向她。龙劲也顺势趴在张伶身上。张伶的双腿紧箍着龙劲。龙劲同样的紧紧的搂着张伶。将阳具紧紧的抵在花心上。张伶的花心也一开一阖的吸着。彼此都因高潮的到来不由自主的抽慉共振着。两人的嘴紧贴,舌头相互交缠缭绕。

好一会儿,张伶才渐渐将手松开,手指在龙劲胸膛划着。

“好主人,你真棒。每次都是全新的刺激体验。妾身爱你,妾身再也离不开你了。”

“伶姐,龙劲也爱你”

“主人,你叫伶姐羞我,我是你的小妾呀!”

“不行,伶姐,我最亲爱的伶姐!”

俩人就这样在床上躺了好一阵子。张伶也任由龙劲一直就这样趴在她身上。
“主人,该起来了,你也该饿了。龙劲们去洗个澡,妾身做早点给亲爱的主人吃。”

龙劲撑起身子,跪坐起来。也顺势将张伶拉起。跨下张伶的身体,龙劲下了床。当龙劲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时,张伶却拉住了龙劲的手。一手指着另一方向。
“主人,你要去哪?浴室在这边呀。”

龙劲一阵惊喜,反身抱起张伶,张伶轻惊呼了一声。就这样两人进浴室共浴。
彼此让对方擦洗身体。当张伶擦洗龙劲下体时,龙劲的阳具又挺了起来。在一阵套弄后,张伶跪坐着用口爲龙劲服务,将精液全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