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歹徒强暴的女警

$$
定!别耍花招哦!自己动手不会太疼哦!哈哈哈哈!」

  淫蕩的笑声充满了江燕的大脑,虽然这幺办可以说处女是自己下流的主动奉
献给歹徒的,但是现如今也只能这幺办,屈就歹徒是了。

  那歹徒倒也真的所言不假,强行把自己的勃大的肉棒拽出了女警的阴部,一
下子处女膜消失了挤压,江燕还来不及鬆口气,直接面对她的就是怎幺无耻的把
歹徒的阳具塞进自己的阴道里。

  只见她背对着歹徒,伸出脚跨在了对方的下肢上,身体缓缓的向下蹲在歹徒
前。她把手背向下后方,左手把自己的阴唇死命的扒开到最大限度,而右手则不
太熟练的摸向了歹徒的肉棒。江燕的纤纤玉手好不容易才将对方的肉棒攥在手中,
她清晰的感觉到男人沈重的呼吸声呼应着阴茎脉搏的跳动。她将硬得倒向一侧的
肉棒扶了扶正,对準了自己早就张开的阴道。 .....

  江燕把歹徒的包皮向下一点,坚挺可怕的龟头就出现了。女警向下坐了去,
火热的肉棒在自己双手的帮助下很轻鬆的就进入了身体内,而她的右手扶住肉棒
往上捅的同时身体坐下,所以歹徒几乎是笔直着畅通无阻的接近自己的处女膜。
江燕的右手这时挡住了肉棒继续前进的步伐,因为握在肉棒的中间,所以刚好在
关键时刻卡在了小小的穴户前。

  歹徒这时也觉察到了,喝道:「还不把手都拿去,坐啊!」

  江燕虽然知道底下的结局所以迟迟不动。

  歹徒却急了,伸出手拽起披在女警身后秀长美丽的黑髮,叫道:「快啊!!
要我动手吗?」

  江燕彻底崩溃在现实的面前,她慢慢的将两只手都从下后方拿了上来,此时
仅靠两腿支撑的力量保持和歹徒的最后的结合。她想了好一会,将双手又移动到 ....
自己的跨间咬着牙含着泪往下一沈。

  由于失去中心,女警的双脚已不能支撑这一切,那迷人的臀部就靠着自身的
重力贴向了歹徒。歹徒坚硬的肉棒狠狠地向江燕体内插去,或者说是那脆弱的处
女膜向下挺进肉棒的那一剎。

  此时肉棒的尖端顶着江燕的处女膜向更深的秘境挺进,那层可怜的薄膜伸展
到了极限,经过极其短暂的一段相持,江燕的臀部再次无奈的向下坠落,肉棒终
于破关而入,一下插到花瓣最深处。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于瞬间贯穿江燕的全身,失去处女贞操的
痛心、被罪犯强姦的屈辱以及身体上遭受的伤害,在同一时间袭向江燕,她再也
忍不住了,头向后一仰,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在这一瞬间
袭遍她的全身,女人的矜持、尊严以及所有她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从这一刻起统 .....
统被残酷的现实摧毁了,眼泪再一次从女警美丽的眼中流了出来。

  「终于进去了。」歹徒口气,享受着处女那狭窄紧密的秘穴的美妙滋味。

  来自江燕的肉洞紧束力,令歹徒坚硬的阴茎更加胀大,那种温暖紧握的感觉
令他不由得闭上眼睛,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

  江燕看着自己身下的男人脸上那种令她厌恶的表情,真想不顿一切地把嘴凑
上去将他的脸咬烂。

  她咬着牙在心底暗自发誓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这群禽兽挫骨扬灰!」

  一直在江燕体内没有任何动作的肉棒慢慢向外抽了出来,稍稍抽出一截之后
又再缓缓向里插进,随后便是缓慢但却持续的抽送,歹徒正式强姦江燕。江燕的
秘穴依然异常紧密,以至于歹徒急不可耐地想大力抽插,但试了一下之后便改变
了主意。

  乾燥的肉洞紧紧包裹着他那粗糙坚硬的阳具,就是将肉棒慢慢向外抽出都有 .....
些困难,更不用说快速抽送了,因此他只有先适应性地做着小幅度的抽送。

  饶是如此江燕也感到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从下体传来,随着男人抽插的幅度越
来越大,下体的痛楚也越来越令她难以承受,她知道自己的下身肯定在流血,但
为了不在罪犯面前示弱,她只有拚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声。

  歹徒骂一边加快抽插的动作。粗大的肉棒在江燕体内越来越快的进出,她知
道强姦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很快罪犯的那根淫根就要向她的身体喷射毒汁。

  谁知道歹徒还不罢休,对骑在自己身上的女警喝道:「妈的,还要我来动啊!
你自己晃!动起来。」

  这无疑更加刺痛起江燕来,因为是她自己将自己纯洁的肉体奉送给歹徒,现
在还要自己以这种下流的姿势取悦歹徒,换句话说就像自己在主动的献上自己一
...
样。

  「开始要慢一点,身体起伏的动作要大,要等肉棒马上就要出来时,再往下
坐,明白了吗?」看到女警官动作比较生疏,歹徒还指引道。

  他半躺在沙发里,向上看着美丽能干的女警屈辱地上下晃动的身体,如女明
星般漂亮的脸庞上原来那股坚毅冷傲的神情现在已经蕩然无存,如今她的脸上流
露出混合着耻辱的表情,那对令所有男人为之迷乱的高耸乳峰伴随着她身体的动
作而上下晃动,玉峰峰尖上艳丽的乳头在他眼前来回飞舞着。歹徒手托起她的乳
房,用指头按住上面已经挺立的乳头。

  虽然已经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但江燕依然保持着一丝清醒:「一定不能让
罪犯们将自已的最后一点理智剥夺。」

  按照歹徒的命令大起大落的动作对她的冲击太大,每一次就好像重覆一遍最
初的插入过程,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体内做着长距离的活塞运动。肉棒和紧贴
...


在其上的肉壁的摩擦产生的热量一点点熔化着她。已经大量氾滥的淫水充满了肉
洞,溢出的淫液粘满了女警和罪犯下身的结合部,伴随每一次肉体的接触而来的
是「咕吱咕吱」的粘液声。

  「啊……」她拚命压抑着自己的慾望,女警首次发出悲伤的呻吟声,一边呻
吟着一边逐渐加快身体的动作。

  女警还在歹徒身上不停地上下晃动…虽然心里有着羞耻痛苦的喊叫,江燕还
是身不由己地套弄着……

  女警已经不知道是不是意识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骑在男人身上拚命地上下
晃动,粗大的肉棒飞速地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啊!」女警发出一声呻吟,一阵无比巨大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她无力地
瘫坐在男人身上。

  不久她勉强坐直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重新开始扭动起来,然而只是上下动
..
了几下,对于在她体内飞速进出的肉棒带来的钻心的疼痛,江燕感到自己的承受
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随时都会有彻底崩溃的可能。

  「一定不能求饶,一定不能在罪犯面前低头!」

  在她分开的双腿之间,罪犯的那根沾满她处女血的丑陋肉棒正在为彻底佔有
她的身体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因为他亲自来了!!!粗大的肉棒径直向上顶着,
并且伴随着江燕起伏的身体有节奏的迎合上去。

  「嗯!」伴随着歹徒一声粗重的喘息,他的肉棒完全没入江燕的肉洞。

  罪犯用尽全身力气的最后一插令江燕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捅穿了,随后一切
动作都停了下来,强姦女警给他带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他几次忍住强迫自己
不射精,就是为了能在女警的身体里多呆一会儿。

  歹徒抬头看着平日里威严的女警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无援任由自己玩弄的
.....
样子,还下贱的迎合着自己巨大的肉棒,强姦仍旧穿着制服的女警无论如何是一
件令人羡慕的事情。那上下摇摆的警裙下,醉人的肉体在进一步胶合着,混合着
处女血丝的淫液顺着女警的大腿根部落了下来。

  当到了最后紧要关头处,江燕的身体落下的那一瞬间,歹徒实在也控制不住
自己了,他扶着女警的骨感的双胯不让对方再运动了,那战抖的双手紧紧的扣住
女警的腰间,面部的肌肉绷的直直的,但丝毫也掩饰不了他满足的表情。

  江燕或许知道底下将发生什幺了,不幸的女警正好处于连续数天的危险期的
开始,而定下神来的她混乱的思绪正好停在「因姦成孕」四字之上,只好第一次
发出哭求:「今天是危险期,求你不要射进去。求你啦!」

  歹徒闻讯后奸笑了一声,反而将江燕抓的更紧,而骑在上边的女警丝毫动弹
....
不得。

  歹徒阴险的说道:「丑婊子要你教我啊。我不但要射进去,将精液射进你的
子宫内,还要令你怀孕。咱们警民一家亲嘛,哈哈哈哈……」说完,龟头向上一
伸已撞在女警的子宫口上。硬如铁石的龟头再次化作狂暴的攻城车,一下一下的
撞击着江燕的子宫口。

  女警感到自己体内慢慢的崩溃着,子宫口因抵受不住男人强力的撞击而开始
鬆散,而自身向下的重力将歹徒的肉棒牢牢的箍锁住,体内的肌肉则紧紧夹着歹
徒的阳具。终于女警的子宫失陷在了。

  歹徒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在一小时前还没人敢动的女警现如今就要接受
含有自己种子的精液!没有人会想到漂亮的女警做在自己身上起伏交媾。

  望着那崭新的警裙上溅着的处女血和女人滋润自己肉棒的爱液,歹徒的生理
上不但达到了顶峰,心理上也获得了无法形容的满足感。